16

十二月

0

苏永善与他的博物馆

作者: zhaolili

 

 转载于:知隐博物馆

 来源:珠江时报 2018年12月16日 星期日

苏永善在户外采集标本。
知隐博物馆众多展品。
知隐博物馆展品。
学生参观知隐博物馆展品。

“你会不会觉得我很傻?”采访中,佛山二中教师、知隐博物馆馆长苏永善这样问记者。

事实上,这个问题,苏永善心中早有答案。拿出自己几十年的珍贵藏品,创办国内首个校园里以古陶瓷为特色的综合性博物馆,他用激情和智慧,让学生能近距离感受历史文物所散发出的时代魅力,提升学生们的文化自信和文化自豪感。

作为创新达人的他,对博物馆的后续发展也有着独特规划。他计划把知隐博物馆做成孵化器,根据藏品种类不同,最终让它孵化出十个专题馆,组建真正的“博物馆群”。馆内藏品既可看又可摸走进知隐博物馆,一个大型圆形展柜首先映入眼帘。这个用几百片陶瓷碎片摆成的螺旋形图案,展示了从新石器时代(夏商)到民国间历朝历代的陶器。

“我用碎片的形式,让参观者一眼就可以看尽中国陶瓷发展史。”苏永善说,这样的设计有着独特的寓意,圆点象征人类发展史的起点,人类文明由这里开始,经过新石器时代,一路走来,螺旋发展,一直走到民国。

据了解,知隐博物馆是一家以古陶瓷文化为特色的综合性校园博物馆。馆藏系统性地呈现了从新石器时代到民国时期的历代陶瓷,包括历代古陶瓷、古生物化石和琥珀三大主题陈列。其新石器时代文化系列数量丰富,佛山石湾窑品种齐全,历代官窑标本及民窑器物丰富,并藏有宋代汝、官、哥、钧、定五大名窑标本,还有高丽青瓷、洪武釉里红、成化斗彩、珐琅彩、元青花等稀有品种标本。

知隐博物馆的特别之处在于藏品的真实性。它和一般的校园博物馆用高仿手段建造博物馆不同,这里的藏品全部为真品。此外,就是它的“亲民性”。苏永善说,常规博物馆只能隔着玻璃观看,而在这里既可以看又可以触摸。试想,当你双手捧着一件古代陶器,内心是怎样的感觉。走南闯北收集藏品

既然是博物馆,首先要博而有物。事实上,想以一己之力开一座囊括中国从古至今陶瓷历史的博物馆,难度是常人难以想象的,首先摆在创办者面前的,就是藏品的问题。知隐博物馆内所有的藏品,都由苏永善提供,藏品的数量、系统性、系列性达到国家二级博物馆水平。

从很早以前开始,苏永善就爱好古陶瓷、古籍、生物标本等文物。多年来,他走南闯北,购买了上万件与此相关的藏品。

对此,也有人表达过疑惑,一个普通教师,缘何有如此强大的经济实力?原来,这得益于苏永善在教学方面的卓越成就。从教多年,他先后荣获福特汽车环保奖、中华环境奖、地球奖、中国青年丰田环境保护奖等,这一系列奖项给他带来的是不菲的奖金。对这些奖金,他并没有用来置业或者投资其他东西,而是都用来买藏品。因此常有人笑他,这边讲课拿完钱,转手就拿来买藏品。苏永善回忆,十几二十年前,收藏这些古陶瓷的人并不多,价格也不贵,因此他都是一箱箱地往家里搬。

除了在市场上买卖,苏永善还通过各种渠道去“淘”文物。他向记者介绍,自己收集文物的第一个渠道是基建工地。为了获得国内各个知名窑口的标本,1996年以来,他走遍大江南北的基建工地,在土石方里寻找不起眼的陶瓷碎片。为了获得海外出土的标本,他利用出差时机奔赴欧洲、美国、土耳其、俄罗斯、日本、韩国、柬埔寨、越南等国家,当别人沉浸在异国美景时,他却蹲在异国的基建工地上不放过每一捧土;为了获得官窑标本,他多次带着干粮,整天守候在北京圆明园、颐和园、故宫等地附近的基建工地,寻找被人遗弃的历代皇家瓷器标本……

2009年,苏永善产生了一个念头:给学生创办一个博物馆,搭建“独一无二”的科技创新实践平台。这个念头逐步演化成一个具体而又丰满的办馆理念:学习探究、以见知隐,即以古陶瓷研究为动力,为青少年营造多元化学习研究的平台,以此促进青少年科技教育在“自然科学”与“社会科学”两翼同步并进与快速发展。

于是,他从家里拿出了所有藏品,一箱箱无偿地往博物馆搬。2012年,知隐博物馆正式开门迎客。

“每一件藏品,对我来说都非常有意义,我绝不会卖。虽然博物馆是我个人创办的,但我会把它全部捐出来,让更多的人看得到这些古代智慧、艺术的结晶,分享、体会它的价值。”

破碎品也有历史价值

“我认为,博物馆开在学校里,比开在其他任何地方所产生的作用都要大。”苏永善说。知隐博物馆的知名度或许不高,但它在全市乃是全省的教育界中得到了颇多认可。

究其原因,在于苏永善及其团队把博物馆内部藏品作为一个载体,借助这些载体的内涵和外延,调动学生的聪明才智,对它们进行充分开发和利用。

例如,老师想要给学生看到古灯具亮灯的效果。但大家不可能真的给它点灯,此时老师就会引导学生做仿制品,无形中锻炼了学生的动手能力和想象能力。

通过开发和利用知隐博物馆,佛山二中的学生在学术研究方面收获颇丰。例如,汉代以前的陶瓷是没有符号的,后来使用者给它加入了符号,背后的原因是什么?为此,学生们完成了《佛山地区古陶瓷“后加符号”的发现与探究》。又如,古代中国名窑众多,石湾窑与它们有什么关系?学生们完成了《石湾窑与我国著名古陶瓷的釉色相似性探究》学术研究,引得很多专业博物馆和高校来借鉴学习。

在苏永善看来,这一系列的体验和学术活动,可以加深学生对传统文化的认识,激发他们的创新思维,也有利于提升学生的实践能力,全面提高他们的个人素质。

值得一提的是,与其他众多博物馆不同,知隐博物馆里展出了许多破碎品。“因为便宜,完整的陶器可能要几万元,破碎品几千元就可以了。其实,这些破碎品也很有历史价值。”苏永善笑着说,自己已收藏了几千件碎品,估计可以成功复原成几百件作品。而复原的重任,他计划交给学生,指导他们对这些碎品进行修补。

独创“博物馆群”发展模式“你会不会觉得我很傻?”采访中,苏永善多次问记者这个问题。但很快,他又会自问自答道,“外人可能认为我傻,但我不理会。虽然没有任何经济效益,但我收获了精神的富足。”

忙忙忙,这是苏永善对自己目前生活的描述。“但我觉得很好玩,乐在其中,所以也不觉得累。”对于知隐博物馆的未来,苏永善有清晰的规划。

他有几万件藏品,但佛山二中的展馆只有一两千平方米,远远无法满足这些藏品的展陈需求。为此,他独创“馆群”的辐射发展模式,以知隐博物馆为主体,创建十个主题分馆。在这过程中,携手多方力量,创造“博物馆在你门口在你身边”的低碳服务效应,用心打造一流的“博物馆群”。

位于东鄱小学的知隐古灯博物馆就是其中一个主题分馆。该馆于2013年始建,但因人力问题,直到今年才正式对外开馆迎客。苏永善透露,明年还有两家分馆将陆续迎客。

苏永善的“博物馆群”大计,正一步步走向现实。

采写/佛山文化周刊记者 陈焯莹

图片/佛山文化周刊记者 戚伟雄

 

相关项目

发表评论

Our works

Copyright ©2017 知隐博物馆 Powered By fszhiyin.com                粤ICP备17040695号-1